• baner1
    • 十九大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
    • >

解放ー江山岛

  • 时间:   2019-03-27      
  • 作者:   杨明德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539

  

6_副本.jpg

                                                              当地群众慰问参战部队

    解放一江山岛的简要情况。一九五三年一月,我被任命为一七八团政治委员,同年三月部队奉命调往浙江沿海,担负解放浙江沿海岛屿和保卫祖国的海防任务。我们伟大的祖国在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下,渡过三年的经济困难时期,一九五三年是我国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第一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是在党的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指引下制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承担了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保卫党的总路线的伟大历史使命。

  中央军委在朝鲜停战以后,就下令命华东军区解放一江山岛。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军六0师接受了解放一江山岛的光荣任务。那时,我在南京军区政治部举办的总路线学习班学习。接到电报后,随即返回部队进行备战工作。

  一江山岛是浙江沿海的一个小岛。离海门镇大约三十多海里。背靠上、下、大陈岛,是大陈岛的重要前哨阵地。大陈岛是敌人在我国东海北部盘踞的最大据点之一。该岛驻有陆军三万多人,也是蒋介石在我国沿海的海军基地。一江山岛距离大陈岛大约两万公尺,是大陈岛敌人的坚固屏障。一江山不保,大陈岛就完全暴露在我军火力威胁之下,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一九五四年十一月间,蒋介石反动派的“国防部长”俞大维陪同蒋经国和美国顾问团十多人前来该岛视察,对驻守该岛的“第四突击大队”大队长王辅弼说:“一江山是大陈岛的门户,大陈岛是台湾的屏障,一江山不保,大陈岛难守,大陈岛不保,台湾垂危。”蒋经国也对这个岛驻防的国民党军官讲了“一江山是反攻大陆的大门,我们不仅要守住这扇大门,而且还要从这门里出去反攻大陆。”这个岛屿虽小,它所处的位置极为重要。所以敌人把这个岛屿称之为“永不沉没的军舰”。

  一江山岛是南北两个小岛构成的,叫南一江山岛和北一江山岛。在两个小岛中间,有一个数百公尺的海峡。两个岛往返都是依靠船只。南一江山岛背靠大陈岛,北一江山岛离我们的头门山岛有八千公尺,与我们头门山岛对峙着。北一江山岛东西长三华里,南北宽两华里。该岛有一九0和二0三两个高地,作为制高点。驻防在这个岛上的所谓“一江山地区司令部的司令”王生明梦想“反攻大陆”,确保这个岛屿,苦心孤诣地加强工事构筑,加强炮火的火力系配备。在这个岛上的一千多人,经过几年不断的修筑工事,构筑半永久性的和永久性钢骨水泥明堡、暗堡。妄图依靠这些坚强的工事来阻挡人民解放军的攻击。所以这个岛屿虽小,但地区狭小,地势险要,工事坚固。

  据我们当时了解,南一江山岛修筑明、暗碉堡一百多个。北一江山岛有明、暗碉三百多个。还有地下坑道和堑壕,四通八达,互相支援。面向我们的乐清礁、海门礁、黄岩樵都是悬崖峭壁。只有西山嘴地势稍微平坦,但工事林立,再加上、下大陈岛的炮火封锁海面,登陆极为困难。加上工事坚固,“生物也不能越过”;

“解放军除非填平东海,否则连一块石头也摸不到”。敌人任何忘想阻挡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解放一江山岛的企图,最后都成泡影。

  驻守在一江山岛的敌人,是国民党军队的第四突击大队和第二突击大队的两个中队以及几个重炮连。这个部队原先都是浙江内地活动的逃亡地主武装还乡团。他们对中国人民恨之入骨。全国解放后逃往海里为海匪。后来被国民党收编,经过美国顾问团的阴谋策划和国民党的挑选,由美国人进行特种训练和装备改编而成的所谓“突击大队”。这个“突击大队”的人员极大部分是罪恶累累的逃亡之徒,少数是被捉来的渔民。所以有不少人还带着家属住在岛上。驻在这个岛上的反动武装共有一千多人,政治极为反动,与我们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有不共戴天之仇。驻北一江山岛的敌人有五个中队,全是美式装备,每人配备有长、短两种武器。配备了一个战防炮连,一个高射炮连,三十多火箭炮,五百多只自动武器,一百二十多挺轻、重机枪。南一江山岛的敌人是一个步兵中队。配备一个榴弹炮连,一个山炮连。因为背靠大陈岛,重武器都放在南一江山岛。第四突击大队长叫王辅弼。这个部队由国民党少将担任所谓”一江山地区司令部的司令”,叫王生明统一指挥。

  盘踞在一江山岛的敌人,利用上、下大陈岛为依托,进行海盗活动,抢劫我海上航行的船只,掠夺我运输的物资,阻碍我上海、温州、福建和广东等地的海上南北交通。经常袭扰我沿海边境的安全。据俘虏讲,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美国的特务机关“西方企业公司大陈岛分公司”的美国特务还亲自来一江山岛策划该岛的敌人对我沿海进行袭扰活动。这不仅破坏我国的边境安全,也直接损害我国的对外贸易,并影响我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

  朝鲜战场停战之后,美帝国主义与蒋介石反动派搞“共同防筑条约”,露骨地干涉我国内政,阻止我国解放神圣领土台湾。还派第七舰队陈兵东海,在我国领土祖国的大门口耀武扬威,明目张胆地侵略我国领空、领海。解放一江山岛实际上也是打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嚣张气焰,为解放我国神圣领土台湾创造有利条件。

  备战工作重要的一环是加强对部队的战备训练。所以上级决定我们在海门、清江渡一带进行战备训练。战斗部队主要是根据一江山岛的地形特点,进行战术动作训练。战士们天天爬山,着重是陆地的战斗技术动作训练。如投弹、打靶、游泳、爆破和夺取制高点方面的训练。当时正是部队进行正规化训练,向苏联红军战斗条令学习。在训练的内容方面,有的同志主张我们部队的训练也要像苏联红军那样,坦克在前面冲锋开路,战士挺着腰端着冲锋枪向前面冲锋。另一种意见是根据一江山岛地形的特点,按照实战的要求对部队进行训练,应该是着重小组动作,投弹、爆破、游泳等技术方面的训练。我是主张后一种意见。后来还是按照实战要求训练部队。

  侦察部队的训练着重是海上侦察和游泳训练。决定将师、团的侦察部队集中起来由师的侦察科长潘天寿统一负责领导,进行训练。我们团的侦察员邓家如同志原来不会游泳,经过训练能在大海的波涛起伏激流中,游二十多华里,从海门一直游到黄岩县。侦察部队的训练,对后来完成海上侦察任务起了决定性作用。

  后来部队从海门、乐清一带移动到宁波的镇海一带进行海上训练。这次训练,完全按照一江山岛的实际地形设置和训练。部队乘着登陆艇在海上的大风大浪中进行漂荡,锻炼战士和干部的晕船问题。部队指战员北方人多,所以这个训练时间占的时间很长。部队晕船的问题不解决,就无法完成登陆作战的任务。在训练中,许多指战员在海上呕吐得非常厉害。有的同志胃里的黄水都吐出来了。出海一次回来,战士们的体重就减轻,饭也吃不下。但部队仍坚持出海锻炼。

  突破摊头阵地,这也是按照一江山岛的地形和敌人构筑的工事实际情况进行设置的摊头阵地进行训练。一九五四年的冬天是浙江几十年来未遇到的严寒天气。温度平均在零下七、八度之间。老乡家水缸里的水都结成了厚厚的冰冻。部队在这样严寒的天气中进行训练,确实是很艰苦的。在训练中战士和干部很多人都冻坏了脚后跟,手也冻裂了。有的战士反映好冷,像在朝鲜一样。在训练中进人摊头阵地前,指挥员一声令下,战士们都跳人海里进行爆破,冲锋向前,向纵深发展。虽然海风呼啸,寒风刺骨,都没有一个战士或干部畏缩不前的。

  在海上训练突破敌人前沿摊头阵地时,战士们采用了速爆的方法,即用长竹竿送炸药的爆破方法,迅速炸开敌人设置在摊头上的障碍物。看起来很简单,实际动作中也有许多要领。例如竹竿不能对着自己的肚子,否则一下子后坐力会把自己震伤。

  登陆作战练兵中的问题很复杂。连一只登陆艇上乘多少人,什麽人坐在什麽地方,指挥员的位置放在什麽地方好,带多少弹药,武器放置的位置,登陆时谁先下,谁后下等等,都要作具体按排,进行实际演习,否则会乱成一团。一月十六日晚上我们从镇南出发,团部直属队上船时就比较乱。

  十二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进行团进攻登陆作战三军联合演习。张爱萍同志和前线领导同志都乘指挥船前往观看。虽然那天气候不好天空乌云密布,空军仍然出动配合了这次演习。海军的登陆艇装载了登陆作战部队整整齐齐地摆在海浪滚滚的海面上。这次解放一江山岛是以二营五连为突击队。选择乐清樵为突破口。这次联合演习也是由五连担负最艰巨的夺取前沿阵地,并向纵深发展,夺取主峰二0三高地的任务。二营五连是一七八团有名的尖刀连。在这次联合演习中,全连指战员都表示:“我们一定好好准备,不管什麽时侯,五连绝不给我们团丢脸。”在登陆艇接近滩头阵地时,连长毛坤浩带头跳下海去。战士们不管海水刺骨,都跟着跳入海中。毛坤浩领着第一批上岸的战士们迅速前进,向主峰方向攻击。演习结束后进行了小结。明确了这次演习的成绩ニ动作勇猛,指挥果断,不怕寒冷。可是有些同志冲锋时,专拣好道走,投弹目标不准,看不到目标就乱打枪,炮兵开火过早等。

  在战备过程中,侦察敌情是极为重要的任务。潘天寿同志经常派侦察部队摸到敌人的前沿阵地侦察敌人的动静,弄清敌人的碉堡位置、火力点的配置等。北一江山岛前面,几百公尺处有一个小礁,叫雷鼓礁。海水上涨时,这个小礁就被海水淹没。我们侦察排的邓家如同志,多次用机帆船脱着小舢板摸到这个小礁上,将小船隐藏在小礁上,自己游泳到滩头边,观察敌人的动静,弄清敌人碉堡的位置和火力点的配置。这些情报对战斗指挥是极为重要的。还有一个叫茶花岛的小岛,距离我们的头门山岛有四千来公尺,离敌人的北一江山岛有三千来公尺。有时敌人也到这个小岛来侦察我们的情况。我们经常到这个小岛来观察敌人的动静和伏击捕捉敌人。一月十七日我们部队到达象山港时,邓家如同志还特地从头门山岛赶回来汇报他们侦察的情况,我们空军还进行空中侦察,将一江山岛的全貌都拍了照片,有些明的碉堡在照片上尚能看得出。这些都是战前的准备工作。

  战备工作,还有战斗器材物资的准备。张爱萍同志对这项工作极为关心。他亲自到上海去查讯。在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把江南造船厂、石油公司、港务局、海运局、打涝公司、上海造船厂、求新造船厂等单位用于摆渡、运货等用的各种新旧船只全部收集起来,还动员了一百多名海员和工人支援参加了这次战斗。这些船只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起了出色的重大作用。征集来的船只,有的作为指挥船,我团的指挥所就是用上海来的一只轮船作为指挥船。参谋处、政治处的同志、团长、政委都在这只船上。尚有总政来的陆柱国、中央电台来的盛里予、中央新闻制片厂的牟森同志以及新华社的记者等都乘这只船渡海登陆的。有的船是运输弹药物资。有的船是装备了战防炮,在海军炮艇的掩护下参加战斗。这次从上海来参加战斗的一百多名海员和工人在战斗中表现都很好。我们指挥船上的”老大”是四十多岁的浙江人,他和水手们在战斗中表现得都很沉着。我们指挥船是尾随二营在乐清礁登陆的。我们登陆时敌人向我们射击的火力很猛烈。“船老大”和水手们毫无畏惧的表现,船靠岸的动作都很迅速,都是在指定地点靠岸。一营是在海门樵登陆。三营是团的预备队。南一江山岛的敌人是一八0团负责解决。一、二、三营的战斗部队都由海军登陆艇负责护送。从上海调集来的船只虽然新久不一,大小各,异,但在这次战斗中的作用都是及其重大的。

  张爱萍同志很重视这次战斗中的后勤工作。除了他亲自去上海筹集动员之外,对后勤工作的组织也是很严密的。师的后勤总指挥是六0师师长曾昭墟同志。一七八团的后勤工作是由该团干部处处长杨家骏同志负责。在海门和头门三岛都设立了后勤指挥所和供应站,负责武器弹药和伤员抢救以及物资的供应。

  战斗开始的前十天,我们在头门山岛上的重炮,每天向一江山岛进行不规律的射击,空军也不时进行扫射和轰炸,使守备该岛的敌人精神麻痹不得安宁。

  一月时七日我们空军在杭州苋桥机场增加一个师,台湾敌人发觉后,通知守备该岛的敌人作好防空准备,防止我们空军前去轰炸。并没有发现我们要进攻该岛。可见我们部队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很好的。守备南一江山岛的敌人,在我们登陆部队突破他们的前沿阵地后,他们的榴弹炮连炮衣还没脱下,可见敌人并没有我们要去打一江山岛的思想准备。

  我们强大的空军保证掩护登陆部队顺利登陆,绝对保证两天以内不让敌人的飞机窜人我们的上空。我们的海军鱼雷快艇在海上设置了伏击圈,大陈岛敌人海军如出动支援一江山岛的敌人,我们鱼雷快艇坚决把敌人增援的兵舰消灭在海中,不让一条军舰进入我们的海面。

  一九五五年的一月十六日晚上,我们整个部队从镇海乘船由海上出发,十七日到达象山的石浦、鹤浦、朝天门等地待命。在那里全团开了大会,团长戚庆连同志宣读了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命令。我代表团党委授予突击部队红旗,五连表示,誓死要把红旗插上一江山岛的高峰二0三高地。晚上继续由这里出发,从海上行驶。在拂晓前到达头门镇。

  一月十八日海上的气候分外晴朗,风平浪静,晴空万里,解除了我们担心的恶劣气候的顾虑。一月十七日晚上,浙江东海面的风浪仍然很大,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天上的星辰。我们乘的船在海上行驶的途中,忽然间,白浪滔天的大海变成了风平浪静的湖面,此乃”天助我也”。十八日上午七点五十分,指挥部下令炮兵注意观察敌情。八点整,我空军开始

  轰炸一江山岛。轰炸机群轮番地进行轰炸。敌人的工事一个个被摧毁。

  九时,我们支援炮群开始试射。十分钟后,全炮群对一江山岛进行炮击。观察所报告,射击效果良好。

  海军无数炮艇在敌人摊头阵地进行游戈炮击,机帆船上装载的战防炮对准岛上的碉堡进行轰击。

  天空中拖着一条条长尾巴的飞机,在高空控制着一望无际的天空,绝对保证我们的制空权。空军的歼击机群轮番地对着敌人的碉堡、工事、堑壕进行轰炸扫射。十二点整,无数登陆舰队载着登陆部队驶出海门山岛港湾。行驶半个多小时,登陆艇队进入海面,队形展开。离一江山岛四十多公尺时,大陈岛敌人炮兵对我登陆舰队进行拦阻射击,炮弹激起几十丈高的海水,筑起一排排”水墙”,冲向天空。

  我们的炮兵进行压制射击,敌人的炮兵才成为无声的哑巴。

  下午时四点,登陆部队开始强行登陆。

  一营一连担负着夺取敌人海门樵的滩头阵地,摧毁敌人防筑工事,向一九0高地综深发展,迅速夺取一九0高地,积极配合二营五连夺取乐清礁滩头阵地。

  二营五连由战斗英雄副团长毛长苗同志率领,夺取敌人乐清礁滩头阵地,突破滩头前沿阵地后,迅速向纵深发展,坚决拿下制高点二0三高地,不惜一切牺牲,夺取二0三制高点,把红旗插上二0三高地。

  一营三连在海门礁登岸,然后向右侧的海峡,北一江山岛南面的半山腰向东打去,迅速向一九0高地靠拢,夺取高地后,在向二0三高地打去,配合二营五连夺取ー叠0二咼地。

  首先是一连在海门礁靠岸。在滩头阵地上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海门樵虽然地势稍微平坦,但海门樵礁石锐利据齿。礁石上敌人设置三列铁丝网。铁丝网埋着地雷,铁丝网里面是敌人的战防阵地。炮口朝着西北海面。战防炮阵地附近有几个钢骨水泥地堡,从那里发射出来的交叉火力,可以封锁正面和西北面的海面。再往上的陡坡上面是敌人设置的第一道堑壕和地堡群。敌人凭籍着这些坚固的工事和海上的障碍来据守这个海岛。

  一连的战士在激烈的战斗中与敌人拚博。在我们战士突破了前沿阵地,摧毁了海上障碍物,登上滩头时,敌人仍凭籍海上的工事,集中机关炮、机关枪和冲锋枪向登陆部队猛力扫射,妄图用火力把登陆部队歼灭在滩头上。当我登陆艇在海门礁突出部靠岸时,敌人在礁石上用机关枪往下扫射,用手榴弹往下扔。二排长卓成见部队前进受阻,立即命令爆破手姜国华进行爆破,铁丝网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六排长龙小义带着战士扑向地堡跟前迅速地消灭了地堡里的敌人。这时排长卓成见到正面高陡坡的战壕里敌人把成串的手榴弹扔下来,壕两端钢骨水泥地堡里的敌人用机枪猛烈向我们部队扫射,卓成当即指挥战士们从陡坡爬上去,拦腰突破,打得措手不及。战士们攀登上陡壁,跳进堑壕时,敌人仓皇万状,争先恐后地向两侧地堡里逃窜。卓成同志带领全排战士占领了海门礁的滩头阵地,打开了通向一江山高峰的道路。这时正是两点四十一分。

  登陆夺取滩头阵地时,有一些战士在前沿阵地负伤后仍然坚持战斗。爆破手姜国华在海滩上腿部巳经中弹负伤,接到排长卓成的命令,要他前去爆破敌人的铁丝网时,他不说自己巳经负伤,拿着炸药杆,跳到烟雾迷漫的岸上,咬着牙,弯着腰,在密集的弹雨中直奔敌人的铁丝网,炸开了一个大缺口,光荣地完成了打开通路的任务,我们团指挥所登陆上岸时,看到一个战士,肚肠被敌人打得流在外面,仍然在战斗中高喊着:“同志们,冲啊!”的口号。

  二营五连全连是以“一定要把红旗插上一江山高峰”的坚强决心在乐清礁登陆的。虽然敌人滩头阵地撑点防御工事很多被我空军和炮兵的强大炮火摧毁了,但敌人残存工事火力还是极为猛烈。当四只登陆艇同时靠上乐清樵,大门一打开,战士们迅速登上岩石,敌人的炮火猛烈地向我们登陆艇和战士扫来。

  这里的地形对敌人防守是极为有利的。乐清礁是在一江山岛的中部,在二0三高地的下面,海滩的面积及其狭小,是一个凹部。滩头阵地前是铁丝网,阵地后面是钢骨水泥碉堡和暗堡以及堑壕。前沿是战防炮,架设在暗堡中。战防炮的炮口面对正北的海面。火力都是按照测量登陆的距离和层次配备的。二0三高地的火力,山腰里轻重武器的火力,左右两侧的火力,密密层层地封锁着登陆点。前沿能攀登的地方,敌人把它爆破改造成悬崖峭壁使登陆部队无法攀登。选择这里做为登陆点,作为突破口是拦腰截断敌人的战术。但我们自己也是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进攻部队承受着上、下、左、右敌人各方面火力的打击。但是困难和枪炮决不能阻挡战士们前进。

  在烟雾弥漫的滩头阵地上,登陆部队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当我们齐头并进的登陆艇刚靠上乐清礁,登陆艇的大门刚打开,敌人的密集火力向登陆艇和部队打来,以阻止部队登陆。机枪手王育智端着机枪瞄准敌人碉堡眼猛烈扫去。冲锋枪手李永茂、阴南水和担任右侧伏击的战士,也以猛烈敏捷的动作向其它几个火力点进行围攻。不久就升起了占领滩头阵地的信号。战士们继续前进,在占领第一道堑壕时,又遇到敌人山腰支撑点和制高点的火力封锁。连长毛坤的右额被敌人子弹打伤,他仍然威武地举着驳壳枪高喊ニ”为我们祖国、为我们的红旗勇敢地冲啊!”。在震天的冲杀声中,战士们沿着两侧的交通壕和陡峭的山脊,迅速地向上猛攻。在激烈的战斗中,二等功臣战士廖国良和张惠松负了伤,他们顾不上包扎就和战友们一起向前冲杀。被打得散乱的敌人还未来得及组织抵抗,战士们一举占领了设在山腰里的第二个支撑点。

  二0三高地是一江山岛敌人的主阵地。敌人在这里筑了坚固的核心防御工事。有些未被摧毁的钢骨水泥碉堡还不断地打枪,向前进的战士射击。重机枪手肖宝成和张新森分别向顽抗的敌人猛烈地扫射。掩护步兵冲锋的无后坐力炮手陈玉香和斜耀银就在交通沟沿上将炮架起来,瞄准主峰的地堡进行近距离轰击。一连的炮弹发射出去,敌人两个地堡全部被击毁了。他们立即把炮口转向另外两个地堡,两发炮弹又将它们击毁了。战士们向着主峰猛攻,敌人接连进行几次反扑,但都被我们英勇的战士打退了。这时负伤指挥战斗的毛坤浩,从营长沈勇手里接过了红旗,亲自举起奔向山顶,当红旗在山顶迎风飘展的时侯,毛坤浩同志就昏倒在地上了。

  红旗在一江山岛主峰迎风飘扬,从后面来的战士们越过主峰,继续向前冲去,勇敢地进行最后的战斗,直到把敌人全部歼灭。

  在傍晚,天尚未黑,战斗尚在进行。敌人有一架飞机从台湾窜到一江山岛上空,盘旋了一圈低空扫射一下,我们有一只登陆艇中弹,敌机就向高空逃去。在敌机到达半小时前,指挥部就通知我们,要部队注意防空。我们的战士风趣地说”蒋介石又派飞机来送葬了。”

  晚六时左右,指挥部来电话,询问战果,抓了多少俘虏?北京总部第一天要发新闻。那时战斗尚在进行,根本无法统计。师政委张浪同志在旁边说了一句:“敌人没有一个漏网。”所以当时按战前掌握的敌情,以二千多人的数字上报。后来核实守备该岛的敌人为一千多人。

  登陆部队在强大的海军、空军密切协同掩护下,经过激烈战斗,在当天下午六时左右已经夺取了一江山岛的两个高地,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一江山岛的战斗任务基本完成。这是以夺取了该岛的核心工事,打散和歼灭了守岛的敌人,控制了全岛的局势。但战斗的结束一直延续到十八日的深夜。因为一江山岛地形复杂,碉堡林立,工事坚固。许多敌人凭籍地堡和暗堡进行顽抗。有些敌人死不缴枪,凭籍工事顽抗,登陆部队用火焰喷射器消灭在工事内顽抗的敌人。我们部队在岛上住了三天,还有敌人从坑道里出来的。有的敌人在坑道里没有吃的,到我们部队伙房里来偷吃的。有些女的和敌人的家属也都躲藏在坑道里,几天之后才出来。

  一月十九日上午,天空中乌云密布,细雨朦朦,部队防止大陈岛敌人作垂死挣扎前来反扑,紧张地修筑工事,作好敌人前来反扑的准备。海军的无数炮艇,围绕一江山岛海面,在执行巡逻和护岛的任务。空军重轰炸机群轮番向大陈岛上敌人的军事设施泻着大量的炸弹。大陈岛的敌人被我空军轰炸得黑烟密密层层冒上天空。

  次日,张爱萍同志亲临刚回祖国怀抱的一江山岛,进行视察和看望解放一江山岛的广大指战员。

  一月二十一日,新华社发布我们在解放一江山岛战斗中获得重大成绩。据初步统计的战绩如下:

  全部歼灭蒋贼军一江山岛地区司令部所属部队、突击大队第四大队、突击大队第二大队两个中队和炮兵中队,共毙俘蒋贼军官兵一千0八十多人,内击毙蒋贼军官兵五百多名,俘蒋贼军突击第四大队长王辅弼以下官兵五百五十多名。

  缴获蒋贼军榴弹炮三门,山炮一门,迫击炮十七门,机关炮十五挺,战防炮三门,重机枪十五挺,轻机枪七十二挺,六0火箭筒二十七个,步枪、卡宾枪三百三十多只,手枪十五只,各种子弹十一万发,各种炮弹八千九百发,以及许多军用物资。

  华东军区首长,一月二十日电贺浙江前线陆、海、空参战部队全体指战员,祝贺渡海解放一江山岛的胜利。

  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委员会、浙江省民主党派、市地方组织和人民团体均于一月二十日致电浙江前线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慰问。

  一江山岛解放后,大陈岛敌人惊恐万分,美帝国主义也手忙脚乱。蒋介石反动派为了保存他的残兵败将,乞求美帝国主义对他进行保护。美帝把第七舰队的大部分舰只急忙从非律宾、日本、香港等地从一月二十三日相继驶抵大陈岛以东及东南接近我国东南海海面。其中包括美国最大的航空母舰“中途号”、“约克敦号”、“基尔沙基号”、“埃赛斯号”、“大黄蜂号”等。据美国报纸报导,当时在中国海区域共有五艘航空母舰,三艘巡洋舰,四十余艘驱逐舰,五十艘供登陆用的其它舰艇。此外还有三艘巡洋舰和八艘驱逐舰正从美国西海岸向我国东海洋面驶来。这些美国军舰和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在我国沿海耀武扬威,进行军事挑衅。据报纸报导ニ从一月二十四日到二月四日,在上述地区进行军事挑衅的美国飞机共有四百九十六批,二千二百二十四架次。

  美国国务院二月五日宣布,美国政府已下令第七舰队和其它美国部队“协助”蒋贼军从大陈岛撤退。美国军方发言人还扬言,“目前大陈岛进行的任何进攻都将被美国解释为干涉第七舰队的任务。这种干涉可能遭到美国方面的报复。”

  美帝国主义赤裸裸地干涉我国内政,进行军事挑衅活动,侵犯我国领海、领空的罪恶行径,遭到我国政府和人民的严厉谴责。

  新华社奉命就美机侵犯我国领空发表声明入下二月七日六时到十八时,美国军用飞机六架二十架次,先后侵人我一江山岛、头门山岛等岛屿上空进行军事挑衅。中国人民解放军飞机当即起飞,美国飞机向东南方向飞去。新华社声明ニ美国飞机这种行为是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军事挑衅。美国空军如果敢再侵入中国领空,美国政府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

  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这是毛泽东同志的英明论断。当时美帝国主义调集大批军舰,出动数千次架次的飞机,侵犯我国领海、领空。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在二月九日十时二十分,美国的AD型飞机两架,侵人我国领空,被我当地人民解放军高炮部队把其中的一架击落在海中,另一架向东逃去。美国飞机被我击落后表示,是由于飞行员飞错了航向,才被我击落。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即使是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也不例外。

  浙江前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二月十三日解放大陈岛、渔山列岛等岛屿。这些岛上的敌人是在美国武装力量的掩护下撤逃的。至此,浙江沿海敌占岛屿除最南面的南麂山岛外,已告全部解放。

  自一江山岛解放后,迫使大陈岛敌人越来越处于不利地位。摄于我军强大威力,大陈岛、渔山列岛、披山岛等岛上的敌人,仍不得不弃岛而逃。在大陈岛等岛屿的敌人撤逃时,掠走岛上居民一万八千多人,焚毁岛上房屋,掠走居民仅有的物资,美国侵略军也参与了这个罪恶行为。

  浙江沿海岛屿的解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密切协同,现代化联合作战取得的伟大胜利。

  浙江沿海岛屿的解放,给浙江人民以极大的鼓舞。当得悉一江山岛解放,温岭县石塘镇张显发等六个渔民,兴奋地谈了大半夜。他们说:“我们天天盼望解放一江山岛,现在总算盼望到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蒋贼军在沿海常常出来掠夺我们渔船,使我们不得安心生产,一江山岛解放了,好象拔掉了我们身上的一根刺”。

  越剧演员姚水娟正在养病,听到一江山岛解放,当天晚上就给解放军写了一封信,祝贺前线的胜利。

  当地的群众向解放军送了大批的慰问品。黄岩县城关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听说一江山岛解放了,亲自去街上买了一包点心送给解放军。黄岩县政府收到慰问解放军鸡蛋二千多个,密桔二百七十多斤。

  海门区人民政府收到慰问品鸡蛋一万多个,鸡、鸭一百多只。镇上第二小学七岁的小学生徐正焕和八岁的陈士元,二人抬了五只肥鸡,鸡头上挂着赠送者名字,二人抬得满头大汗,边走边跳,十分高兴。他们说:“这是送给解放军叔叔的。”杭州市惠兴女子中学初中一个班的少先队员,战前寄给部队一包马尾松种子,要解放军把这些种子种在解放的岛屿上。战前战士曾把一些马尾松种子种在练兵的海滩上。其佘的战士们在攻占一江山岛的战斗结束后,也没有忘记孩子们的美好心愿,又把这些种子种在一江山岛的滩头上。随军记者得知这个情况后,一月二十三日特地从前线发了来电报导。惠兴女中的同学们,得知这个动人的情景后,将此事编成越剧,在演出时边演边哭,许多同学被感动得掉下热泪。

  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四百多位同志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烈士们的鲜血凝成了使一江山岛回到祖国怀抱的绚丽之花。烈士们在战斗中的业绩是可歌可泣的。二营六连是在五连东侧登陆的。登陆艇的铁门刚打开,敌人密集火力扫来,不少战士还未登陆就负伤在船上。该连卫生员忙着在抢救伤员,登陆艇将登陆部队送上岸后需立即离开海滩返航。卫生员没有发现登陆艇已离岸,他坚决要求海军让他上岸参加战斗。当时海军的同志向他解释,你抢救伤员也是参加战斗。卫生员同志为了亲自参加战斗,纵身跳人海中,向滩头游去,被敌人枪弹打中光荣牺牲在海中。烈士们的浩然正气,永远激励着祖国人民为使台湾回归祖国,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奋斗不懈!你们的光辉将与天地共存,与日月争辉。你们为祖国建立的不朽功勋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心中!


                                   原20军178团政委 杨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