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十九大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
    • >

烽火正连天,你说“我还不能回家”;山河已无恙,我们接英雄回家

  • 时间:   2019-04-03      
  • 作者:   帅木工      
  • 来源:   光明日报     
  • 浏览人数:  579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一首歌,传唱了一代又一代

雄壮的旋律

凝结了一个国家的集体记忆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那年,那月

为了守护我们,为了捍卫和平

上百万中国军人满怀报国激情

远离故土亲人

奔赴战火弥天的前线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战斗

有的连队一百多张年轻面孔

只剩寥寥之数

有的连队在猛烈炮火下共赴光荣

还有的连队在冰天雪地中

化作了“冰雕连”……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资料图(中国军网)


数万将士

烈骨忠魂

不留姓名地长眠在了异国他乡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图为朝鲜九峰里志愿军烈士陵园


在韩国北部坡州市

距离朝韩军事分界线

仅6公里的一个村庄旁

一条泥泞的小路尽头

有一座很少有人知道的

颇为神秘的墓地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这里安放了数百具志愿军烈士遗骸

但他们叫什么名字

生于何年又死于何日都是空白

简易的墓碑上

写得最清楚的就是

译为“中国军”的韩文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60年多年过去

祖国从未将他们忘却

2014年3月28日

搭载437具

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专机

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

437位烈士,回家了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从这一年开始

每至清明节前

我们总能等到一批批英雄荣归故里

到2018年已有

5批589位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

历经千难万难,回到祖国怀抱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魂兮归来

长眠异乡的英烈得以落叶归根

跨越60多年的回家之路

正是对和平的最好诠释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又一年清明将至

又有一批英雄要回家了


4月1日,中韩两国在韩国仁川

举行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装殓仪式

此次韩方共向中方移交

10具烈士遗骸及部分遗物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装殓仪式前,中方人员进行了默哀

对遗骸三鞠躬并献花

随后,韩方人员用白纸

将遗骸包裹放入棺椁



今天

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

将在韩国举行

漂泊异乡60余年的10位烈士

就要回归故里



曾经,他们保家卫国,英勇就义

如今,共和国用最高礼仪迎接英雄归来

山河已无恙

今天,我们接英雄回家!


      多少年过去,大家是否铭记那一批远赴他乡,保家卫国,舍生忘死为和平的军人。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报》一版头条发表魏巍的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集中展现了人民子弟兵的英雄气概,陶冶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爱国情操。“最可爱的人”已成为人民子弟兵的代名词,他们是中国的英雄。 

烽烟滚滚唱英雄

作者|帅木工

      1950年,毛泽东主席对抗美援朝作出重大判断: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这种估计和判断促使党中央和毛主席最终作出抗美援朝的决定。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拉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战士

      三年后,在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的共同斗争下,美国被迫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抗美援朝取得伟大胜利。抗美援朝这一仗,我们不仅打出了军威,而且打出了国威。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在总结抗美援朝战争时指出:“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他们是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的主人公。

上甘岭:让烈火锻造出金刚不败之身


      《谁是最可爱的人》中最悲壮、最具英雄气概的一部分,写的就是1951年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松骨峰战斗的悲壮场面。

      上甘岭战场战斗的激烈也是闻名于战史,时任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第135团2营4连指导员的宋春元永远不会忘记,在1952年10月14日,敌军发动的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中,敌军先后投入6万兵力,榴弹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飞机3000余架(次),对我志愿军五圣山主阵地的两高地轰炸,阵地土石被炸松1至2米。

      我军除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外,在潮湿的坑道里还经历着缺氧、缺水的严峻考验。由于缺水,战士们不得不把舌头贴在石头上。有的同志嘴干裂得不停流血,就挤点牙膏涂在嘴唇上。一天晚上,两名战士每人带4个水壶到水坑取水。一名战士被敌人机枪射中,当幸存的那名战士拖着断腿带着剩下的两个水壶艰难爬回坑道时,战友们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身躯,一个个不禁泪流满面。

      1952年在枪林弹雨的上甘岭战役中,从10月12日至19日短短的8天中,我军就有3位家喻户晓的英雄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特级英雄黄继光为了战斗的胜利,用胸膛堵住吐着火舌的碉堡枪眼;一级英雄孙占元身负重伤,拉响最后一颗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一级英雄邱少云为了保证部队潜伏任务的完成,烈火烧身,一动不动,直至牺牲。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黄继光在抗美援朝上甘岭反击战中,用胸膛勇堵敌人机枪,壮烈牺牲

      据1952年在45师收容所当卫生员的王清珍回忆,1952年12月初的一天上午,黄继光的遗体被运了下来,遗体平躺着,举着双臂,依然保持着手抓沙包的姿态。他的前胸膛被火药烧黑,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血洞。由于黄继光遗体高举双臂,身体冻透,放不进棺材,最后是用热毛巾将臂关节溻湿,直至双臂活动,换了两套新衣服,才盛棺入殓,后来运送回国。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位于辽宁省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的黄继光墓

长津湖:用冰血凝铸成永远不灭的军魂


      长津湖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第二次战役的东线部分,主要是由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与美国海军陆战第一师主力及美国陆军步兵第七师一部之间展开的一场较量,其残酷程度不亚于上甘岭战役。

      入朝前,9兵团第20军刚到沈阳车站,奉军委命令前来检查部队入朝准备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见到该军官兵士气高昂,但身着却是华东地区的薄棉衣,大为震惊,立即找到正在指挥部队运输的20军副军长廖政国,警告说:“你们这样入朝,别说打仗了,冻都把你们冻死了!”要求紧急停车两小时以便从东北军区部队中调集厚棉衣和棉帽,但是军情十万火急,20军的58、59、89师基本都没有停车而直接开往朝鲜江界,只有军直属部队和后卫的60师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得到为数寥寥的厚棉衣和棉帽。9兵团官兵穿着华东地区的冬装就仓促进入了高寒地区的朝鲜北部。

      据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卫生队的医助孙宝太回忆,长津湖地域地处朝鲜北部山区,冬天来得早,天气变化快,11月中旬就进入了隆冬季节。部队刚过鸭绿江,气温骤降,漫天大雪。

      从温带突然转入寒区,大部分官兵头戴单帽,身穿薄棉衣,脚穿“力士”胶鞋,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恶劣天气里艰难跋涉。当时,大部队行动,人多路窄雪滑,行军非常艰难,挪不了几步就得停下来,只能在原地不停地跺脚。谁都不敢坐下休息,因为一旦摔倒或坐在地上,就爬不起来,用不了多少时间脚就会冻坏。当时最低气温已下降到了零下30多摄氏度,不少战士冻坏了脚,站不起来。有一位叫刘新宽的同志,平时体质较弱,这次两脚脚背的皮肤都冻得脱掉了,血流不止,只好送到后方治疗。据参战士兵郑时文撰文回忆,为了御寒,战士们组成互助小组,晚上睡觉时相拥而眠。

      长津湖战役期间,连降大雪,后勤补给十分困难,部队除吃干粮与吞雪外,没有热饭热水,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士兵体质严重下降,弹药也仅补充到少许子弹和手榴弹。与志愿军忍饥受冻相比,美军单兵被服装具非常完善,士兵均配发羊毛内衣、毛衣、毛裤、带帽防寒服、防雨登山服以及鸭绒睡袋。战地伙食亦非常丰富,著名的C类口粮是美军随身携带的可以不经加热即可使用的野战食品,可以完全保障一个人在大运动量情况下的热量补充。

      当气温最低降到零下40摄氏度时,部队冻伤一天天增加,非战斗减员妨碍着战斗任务的完成,防冻成了首要任务。242团5连奉命在美军撤退途中设伏中发生了一次最严重的冻伤。当战斗打响后,我军却无人站起来冲锋。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全部冻死在简易的掩体中。这些顽强的士兵在连续几个昼夜零下30度的严寒中,没有一点热食进口,依旧静静地埋伏在冰冷的雪地里。

微信图片_20190403131548.jpg

深入朝鲜战场的志愿军在前线作战,当时正值朝鲜几十年不遇的严寒天气。图片来源:百家号—历史轮回宇宙)

      虽然诸多客观条件对9兵团极端不利,但9兵团依然体现了优异素质,作风十分硬朗,这次战役中出现的“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就是代表。当美军对杨根思坚守的阵地发起第8次冲锋后,一七二团阵地上的战士只剩下了杨根思和两名伤员,增援部队尚在途中。这时敌第9次进攻已经开始。在这危急关头,杨根思和两名战士打完所有的手榴弹和枪弹。面对蜂拥而上的美军士兵,杨根思抱起一个5公斤的炸药包,毅然冲向敌阵,拉响导火索,与敌人同归于尽!他以鲜血和生命实现了“人在阵地在”的诺言。

      长津湖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作为中国军队中的精锐之师,与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中战斗力最强的对手浴血奋战,用血肉之躯对抗钢铁洪流,最终给予美王牌部队陆战1师以沉重打击,共歼美、英、韩部队13916人,配合西线我军打垮了敌之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

      1950年12月17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致电志愿军总部并9兵团,称“此次东线作战,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由于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4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

      60年前的这一场严寒中的鏖战,志愿军将士无以伦比的忍耐力和坚强意志,震天撼地,用冰血凝铸成永远不灭的军魂。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1951年6月9日,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某军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的左勇所在部队奉命在成川地区休整。在部队驻扎间洞地区期间。左勇在这一天的工作日记中写下了至今读来令人心潮澎湃的诗歌《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虽然我是这样的想您,

虽然我曾答应过您,

打败日寇就回家,

打败蒋贼后一定回家;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强盗又杀上门来了,

为了可爱的祖国及朋友,

我要在门外消灭它;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您不必为我担惊受怕,

您儿子从来就泼辣,

要把敌人都打垮;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您不会怪我吧,

我爱自己的妈妈,

但我爱祖国更甚于我的家;


妈妈,我还不能回家

但不会再久了,

您再等等吧,亲爱的妈妈,

有一天我会回来见您,

带给您一束和平美丽的花。


      当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左勇才有机会回到老家探亲。其时自左勇参军以来,已经过去13年了。据左勇后来回忆,当他见到老母亲时,母子抱头,泪流满面,老母亲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儿子!”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为和平”。每当电影《英雄儿女》这首雄浑深厚的的主题曲响起,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那个英雄的时代。抗美援朝激发出来的爱国主义精神在新中国建设初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团结奋斗建设社会主义的热忱。

(参考资料:《北京日报》《党史博采》《党的文献》《关注》《档案天地》)



历史原文阅读

谁是最可爱的人(节选)


(本文原载《人民日报》1951.4.11


                 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报》刊登《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

让我来说一段故事吧。

      还是在二次战役的时候,有一支志愿军的部队向敌后猛插,去切断军隅里敌人的逃路。当他们赶到书堂站时,逃敌也恰恰赶到那里,眼看就要从汽车路上开过去。这支部队的先头连(三连)就匆匆占领了汽车路边一个很低的光光的小山岗,阻住敌人,一场壮烈的搏斗就开始了。敌人为了逃命,用三十二架飞机,十多辆坦克和集团冲锋向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但勇士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敌人的死尸像谷子似得在山前堆满了,血也把这山岗流红了。可是敌人还是要拼死争夺,好使自己的主力不致覆灭。这激战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最后,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蜂拥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他们把枪一摔,身上、帽子上冒着呜呜苗 向敌人扑去,把敌人抱住,让身上的火,把要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据这个营的营长告诉我,战后,这个连的阵地上,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们的尸体,停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捺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崩裂,涂了一地。另有一个战士,他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的手指都折断了。⋯⋯这个连虽然伤亡很大,但他们却打死了三百多敌人,特别是,使我们部队的主力赶上,聚歼了敌人。

    这就是朝鲜战场上一次最壮烈的战斗——松骨峰战斗,或者叫书堂站战斗。假若需要立纪念碑的话,让我把带火扑敌及用刺刀和敌拼死在一起的烈士们的名字记下吧。他们的名字是:王金传、邢玉堂、胡传九、井玉琢、王文英、熊官全、王金侯、赵锡杰、隋金山、李玉安、丁振岱、张贵生、崔玉亮、李树国。还有一个战士已经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了。让我们的烈士们千载万世永垂不朽吧!

    这个营长向我说了以上的情形,他的声音是缓慢的,他的感情是沉重的。他说他在阵地上掩埋烈士的时候,他掉了眼泪。但他接着说: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他们而伤心,我是为他们而骄傲!我感觉我们的战士是太伟大了,太可爱了,我不能不被他们感动得掉下泪来。

    朋友们,当你听到这段英雄事迹的时候,你的感想如何呢?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可爱的吗?你不觉得我们的祖国有着这样的英雄是值得自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