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十九大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
    • >

入朝参战

  • 时间:   2019-04-16      
  • 作者:   杨明德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565

杨明德_副本.jpg

部队于一九五0年九月二十一日开赴山东兖州地区待命入朝参战。

我于五0年一月升任一八0团副政委。五月调军部为队列科长。

一九五0年十月八日,党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毛泽东发出“给中国人民志愿军人朝作战的命令”,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迅速向朝鲜境内 出发,协助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

十一月四日,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联合发表宣言“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志愿基础上为抗美援朝保家为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

二十军军部驻在兖州。十一月初,朱总司令从北京来到山东,副军长寥政国一清早亲去车站迎接朱总司令。朱总司令和寥副军长的汽车直接去曲阜,未在兖州车站和军部停顿。后来知道朱总司令住在曲阜孔墓附近,一个很清静的地方。不久便 召开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朱总司令在会上作了形势报告,动员部队入朝抗美援朝。

十一月尚是“小阳春”气候,部队冬季服装尚未换,还穿着单衣,棉衣还没有发。原来是准备部队先到东北梅河口,改换冬季装备,作好入朝作战的准备,五一年四月份春暖花开的时侯入朝作战。实际上部队从一九五0年十一月十三日入朝作战,到一九五二年十二月返回祖国。

部队从兖州出发,军部机关和军长张翼翔同乘一节车箱。列车到达沈阳后接到通知,要军首长去沈阳开会。部队在沈阳车站每人发一套棉军装。军长开会回来后,列车直往鸭绿江疾驶,到达梅河口车都未停。十一月十三日上午,我们这一列车到达通化的揖安。全军部队都从这里过江。部队到达一个营过一个营,到一个连 过一个连。建制都打乱了。看样子形势很紧张。那天在未过江前,见到美国飞机成群地轮番轰炸朝鲜境内的满铺镇,声声巨响,火光冲天。我们是十三日晚上过的鸭绿江,半夜过满铺镇,全镇所有房屋都被敌机炸毁,熊熊烈火,被敌人炸毁的房屋 在一片火海中燃烧着。我们穿过该镇时,尚有些朝鲜人在抢运东西,但没有见到一个朝鲜人悲伤哭泣的,这种把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埋藏在内心,表现出来对美帝顽强斗争精神给我的影响很深,至今记忆犹新。

为什麽这样仓促入朝参战?后来知道美帝侵朝头目麦克阿塞,声言要到鸭绿江边过圣诞节。还称,“他指挥的军队是没有国界的”。当时的情况变化也很快,美帝的侵略军已经到达朝鲜的江界地区,从江界到鸭绿江只要一天路程。若是延迟入朝,很有可能把战火引向我们国内。

部队入朝作战,思想上有些准备。干部中对日本帝国主义作战有经验,对国民党反动派军队作战有经验,但对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现代化军队作战的特点如何,缺乏实践。况且我们部队的装备水平很低。以我们二十军来讲,入朝时重武器 都未携带重机枪、迫击炮,火箭筒算是重武器了。我们入朝后,第一次遇到的作战对象是美帝的海军陆战一师,这个部队从美国开国到侵略朝鲜,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美国来讲是第一流的,美帝国主义把海军陆战一师当做“王牌”部队。还有美七师,战斗力很强,装备也是第一流的。美帝侵略朝鲜是打着联合国的旗号,纠集了十七个国家的部队,共几十万人到朝鲜作战。我们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物 质准备很不充分,战士都穿了解放鞋,戴了“大盖帽”,在零下三十多度冰天雪地里对敌人作战。我们进朝鲜打的第一仗是第二次战役。作战对象是美帝海军陆战一师、美三师、美七师等帝国主义现代化武装。打了十多天部队都是在高山上作战,一无工事,二无隐蔽部,白天黑夜都是露宿在山上,没有进房子。六0师一七八团是二千多人的一个团,在二次战役结束时,只剩下三十多人,极大部分是冻伤的。许多同志的脚冻成紫黑色的,皮和袜凝固在一起,脱袜时脚上的皮也撕下来了。给养供应也十分困难,粮食完全是靠国内运去的。在打第二次战役时,仅是九兵团三个军就达十多万人。突然间增加这许多部队进入朝鲜这样的国家,他们对部队的供应是承受不了的。粮食弹药的运输困难也很大,美国飞机整天整夜封锁交通要道,铁路、公路以及桥梁。当时的制空权完全不在我们手里,这些地方整天整夜被敌机 轮番扫射轰炸。不仅部队吃不上饭,就是在军部机关工作的同志,包括军首长同样没有东西吃。战斗打响后,我们军部几个科长,日夜轮流值班。没有东西吃支持不了。军的后勤部长俞求清想给送点东西来吃,实在拿不出东西。没办法,只好送来些大生产牌香烟,分给值班的同志代替食品。我原是不会抽烟的,在二次战役中学会了抽烟,直到一九五五年在医院动手术后才把烟戒掉。六零师师长在战斗中要指挥部队作战,肚子饿得难受,实在没有办法,给他弄了几个土豆,煮熟后当做宝贝似的舍不得吃。文章《最可爱的人》,“一口抄面一口雪”并不夸张。确实反映了当时生活的艰苦情况。这种艰苦生活直到打第五次战役时,情况才有好转。所以打第二次战役是最艰难困苦的日子。

美帝国主义的军事情报工作做得并不好,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出色。九兵团三个军入朝作战,敌人事先并未发现,直到九兵团入朝作战部队在黄草岭与敌人遭遇,战斗打得很激烈,敌人还以为这个部队是游击队。打了几天之后,敌人才发现这个部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抗美援朝的部队。美帝在联合国会议上表示要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平谈判。当然中国人民志愿军不理这个茬。

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军入朝首次战役,在常津湖畔拉开战幕。二十九日对常津湖地区美帝海军陆战一师和美帝步兵第七师实行分割围歼战。在这个战役里,主要目标是歼灭美帝海军陆战一师。陆战一师占领了碣隅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同志授命控制下碣隅里外围的制高点,因为这个制高点是插入敌人咽喉的一把利剑。战士们在这个高地上用步枪可以打到下碣隅里蠢动的敌人。敌人拼命的挣扎,妄图夺回这个被我军控制的制高点。杨根思同志亲自带领一个排,坚守在这个一0七一的小高地上。敌人用重炮、飞机掩护着一次又一次地向这个小高地反扑,都被杨根思指挥的这个排打下去了。接着,敌人又用重炮和轰炸机将炸弹、燃烧弹都倾倒在这个小山岭上。就在这时,敌人从三面发动了集团冲锋,杨根思带领着战士们沉着应战。敌人到阵地前三十公尺时,杨根思指挥部队用手榴弹、冲锋枪一阵扫射,密集的敌人除留下尸首外,就接连地滚下山去。战斗越来越激烈,杨根思的一个排只剩下几个人,弹药也快打光了。这是敌人发动第九次反扑。当四十多个敌人已经爬上山顶,在这最危机的时刻,杨根思这个英雄,为了祖国,为了朝鲜人民,抱起炸药包,拉响导火索,英勇地冲向敌群。一声剧响,大群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杨根思同志也在这一声剧响中壮烈牺牲。志愿军首长特于五一年五月九日以共产党员战斗英雄杨根思光辉的名字命名他生前所率领的三连。

六0师一七八团迎击企图向江界进犯的美帝海军陆战一师,在古土水和下碣隅 里之间的公路、铁路线上的高地上,阻击由古土水之敌北援下碣隅里之敌,也防止下碣隅里敌人向南突围。八点多钟,古土水的敌人开始向下碣隅里增援。敌人以四十多辆战车、猛烈的炮火以及飞机反复扫射。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三次猛烈地向一七八团二营阵地进攻。经二营几次反击,杀伤敌人八十多人。敌人缩回古土水去了。二营的战士则坚守了阵地,完成了阻击敌人北援的任务。我们军的五十九师一七七团二营在西兴里挡住了敌人妄图打通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坚守阵地战斗 了七个昼夜。一月二十八日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敌人以几十门大炮轰击该团二营的阵地。二百多敌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反复进行冲锋,都被二营指战员打退,胜利地完成了阻击敌人的任务。

二次战役经过十多天的艰苦奋战,对敌人采取阻击、分割。穿叉和包围的战术,最后把美帝国主义具有一百年历史的“王牌”海军陆战一师大部分歼灭。该师约有二、三万人,最后因为我们有一个部队没有按预定时间赶到阻击地点,使约有 二千多人乘隙突出我们的包围圈从海上逃走。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二次战役取得的伟大胜利。

二次战役之后,打了第五次战役。五次战役是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七日发起,五月二十二日结束。作战的对象主要是李承晚的伪军。根据对李承晚伪军作战的特点,采取分割包围,大量围歼的战役方针。

五月十七日五时半,在我军强烈炮火的掩护下,兄弟部队仅以十五分钟时间,便突破照阳江。突破照阳江是五次战役的开始。敌人占据江南设防,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江北与敌人对峙。六0师一七八团的任务是突破照阳江的江防,插进敌人纵深,该团二营五连是这次穿插战的尖刀连,插进敌人的纵深,堵住敌人南逃的退 路。该连一夜插进敌人几个师的防地,约走一百多里的纵深。与兄弟部队协同截断 敌人逃跑的道路,最后对敌加以围歼。六0师师部随一七八团后面前进。我是由军部派往六0师随师部行动。突破照阳江已经天黑,渡江后两边都是高山,山上都是火光,有敌人的也有我们自己的部队。五连穿插到亭子里,那里伪军有一个团指挥所和一个营的兵力,用迫击炮向五连射击。连长毛张苗布置好火力,指挥部队从两侧迂回攻击。不到十分钟,在山沟里打死三十多个敌人,活捉了十一个俘虏,缴到三门迫击炮,敌人逃跑了。到达柏子洞,敌人在山顶要道口构筑了工事,被五连突 然袭击,敌人惊慌失措,进行了一次反扑,连长指挥部队以排子手榴弹将敌人打垮,接着敌人纷纷逃散。五连一口气追了十多里路,杀伤敌人三十多名,活捉了二十三名。十八日六十半,五连到达指定地点五马峙。这是敌人南逃必经之路,两边高山中夹着一条公路。五连到达后,正是敌人伪九师师部的七十多辆汽车和物资将要通过这里向南逃跑。毛张苗随即指挥部队迅速占领了公路两旁的山头。一部分部队从公路上出击,一部分部队向敌人压过去,把敌人压在一堆。活捉了敌人二十多名以及美军顾问三名。缴获汽车七十多辆,榴弹炮七门、高射机枪三挺、两大卡车的武器弹药,以及大批物资。十九日傍晚,营部命令五连继续执行对敌人的穿插任务。要五连穿插到离五马峙四十多里路的月屯谷去。这里是敌军败退的第一个结集 地点。五连在大雨路黑,翻山越岭,穿过水深流急的溪涧,路难走,障碍多,一个 小时只跑了两里多路。这时发现两边山腰都闪着手电筒,原来是敌人在连夜逃命。 这时毛张苗命令部队沉住气,迅速往前插。天一亮,部队刚跑到山口,口外的庄子 里挤满了伪军,这批伪军在钢盔左边画着一个骷髅头,右边画着两根交叉的骨头,原来是李承晚伪军的“敢死队”,又名“白骨团”。据说他们是至死不投降的“精 锐之师”。现在却向志愿军投降了。五连在这里捉了很多“白骨团”的伪军。二十 日早晨八点来钟,五连打到月屯谷,胜利地完成了插到月屯谷的任务,堵住了山口,将敌人包围在里面。我随师部行动,白天沿着高山下面的河边前进。看到河两边的小山上和我们前进道路两旁以及山谷里,到处都是李承晚的伪军散兵。伪军中 还有许多女兵,还有许多打死的伪军尸体。这些活着的伪军散兵,看到我们部队走过不惊慌不逃走。有的坐在小山顶上看着我们,有的在喝水吃东西。当时我们知道李承晚的伪军作战特点是一打就散,确是如此。

由于六0师一七八团出色地完成了五马峙、月屯谷的二次穿插任务,堵住了敌人南逃的退路,至使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围歼伪军三万多人,该团在这次战役中对歼灭李承晚伪军起了重大的作用,因此受到志愿军首长在全军通令表扬。连长毛张苗同志也获得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

五次战役后,在朝鲜战场的中国人民支援军各方面的条件比之刚人朝时要好得多了。军事方面由于采取坑道战,相当一个时期比较稳定。后来的上甘岭战役,杀 死、杀伤美帝国主义侵略军数万人,停止了美帝侵略军疯狂一时的进攻能力,志愿军始终坚守在上甘岭阵地上,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迫使美帝国主义不得不在板门店 同朝鲜人民军代表和中国志愿军代表和平谈判停战问题。我们空军的防空能力大大 加强,制空权从鸭绿江推进到“三八线”以南。经常看到我们的飞机同敌人的飞机在空中战斗。由于我们的防空能力增强和制空权的推进,就给弹药给养的运输制造了有力的条件。由于全国人民的支持,给养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部队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和改善。

部队的文化生活普遍有所开展。傍晚部队驻地都是歌声嘹亮。特别是袓国人民组织的赴朝慰问团,带来祖国人民向志愿军全体指战员亲切慰问,对部队士气的鼓 舞和对部队教育作用都是很大的。

部队对周围环境的设置和卫生工作也搞得很好。在驻地的山坡上、山沟中,挖了象房子似的隐蔽部,实际上是部队的驻房。所有的隐蔽部内,四周都用小树木砌 成墙壁,这样能防潮。隐蔽部的四周都载了树木,绿化得森林茂盛。这些主要是为 了用以隐蔽,也给后来入朝参战的部队创造了良好的环境。二十三军前来接替我们 防务时,见到这样好的居住条件和周围美好的环境,感到非常满意。一位领导同志讲:“真是刖人载树,后人乘凉”。

二次战役和五次战役斗都是大兵团作战,上述回忆仅是点滴的片段。我在一九五二年九月便由军部调到六0师一七八团担任团的副政委。一九五二年年底,部队奉命回到祖国。

 

                                        杨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