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新四军女兵郑英亲历日军侵华暴行

  • 时间:   2020-04-26      
  • 作者:   郑英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军部分会     
  • 浏览人数:  398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是帝国主义侵华史上屠杀和掠夺中国人民规模最大,给中华民族造成灾难最重的一次战争,日本法西斯的凶残本性彻底暴露。70年前中华民族那段屈辱历史虽已过去,但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忘记!

抗日战争是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它打破了近代中国在抵抗外国武装作战中屡战屡败的记录,雪洗了鸦片战争以来的民族耻辱,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败到重新振兴的转折点,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奠定了基础。

2017年是新四军成立80周年,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第90个年头。我是1941年5月参加新四军,陈毅军长给我起名为郑英,在新四军军部和第二师师部当过通讯员、

   侦察员、卫生员,1942年任班长,1944年  任排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在延安见到过毛泽东。我南征北战,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经历了炮火纷飞、枪林弹雨的战场,经受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在华东第三野战军、安徽省军区工作,像战争时期一样,我把全部心血和精力倾注于新中国的建设事业,获得很多荣誉,1985年离休。时光已流逝半个多世纪,烽火岁月历历在目,我以一位新四军抗战老兵的亲见亲历痛诉日军侵华的罪行。

一、日寇屠杀新四军女兵

194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了两年多来最困难时期。日军进攻重点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摩擦”重点,均由华北转向华中。盐阜地区存在着敌伪顽和地方实力派,斗争十分复杂激烈,抗战形势不断恶化。1941年6月下旬,日伪军集结两万余兵力进行夏季“大扫荡”,分四路进攻盐城,企图围歼新四军军部机关和主力部队。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新四军军部和中共华中局机关及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五分校撤离盐城,向阜宁方向反“扫荡”。

1941年6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和抗大女生队90余名女兵,晚上宿营在东海边引水沟子村庄的老百姓家里。深夜,汉奸领着日军一个营的兵力悄悄地进了村,突然摸到我们新四军宿营地,无声无息地杀害了站岗女兵,抓走了近30名女兵,这时在邻近村庄宿营的新四军军部特务连听到我们的鸣枪信号,知道抗大女生队发生敌情,迅速赶来协同击退了日军,战斗很激烈,日军败退,被抓的新四军女兵大部得到营救。

但仍有3名被抓的新四军女兵落在日军的手中,其中陈红是首长的爱人,怀孕快生产了。陈红不投降,日军在村外途中杀害了她。当时我和新四军3位女兵隐藏在坟堆里,月光下亲眼目睹了日寇惨不忍睹的罪行。日军把陈红同志绑起来,残忍地用刀割下她的乳房,又开肠刨肚,把她腹中的胎儿插在刺刀上,然后用刀剖开她的头皮注入毒剂,从头顶活生生地剥下她的皮肤,尽管陈红头面部没有寸皮,鲜血流淌,但我能看见她仍睁开双眼,宁死不屈,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充满了英雄气概,高喊共产党万岁!牺牲在日寇的屠刀下。我咬着牙,流着泪,差点哭出声冲出去,身旁的路力行大姐(余立金首长爱人)按着我的身体,捂住了我的嘴。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革命岁月里,日寇杀害了无数抗战新四军,一寸山河一寸血,寸土寸金都是用新四军的忠骨来铸成。

二、日寇烧杀奸淫无恶不作

日军对华中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扫荡”“清乡”和“蚕食”,企图摧毁这里的共产党和新四军等抗日力量,使之成为他们为所欲为的殖民地。

1941年八九月间,日军对我苏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我当时和部分重伤员埋伏在村庄里,那天汉奸带日军进了村庄,挨家挨户搜查新四军伤员,在一户老乡家,日军问老大爷“共党在你家的有没有”,大爷说没有。站在日军旁边的汉奸坏笑着向日军努嘴使眼色,日军大怒,就用火烧、开水烫的手段逼迫大爷交待伤员的下落。大爷瞪着日军仍然不说,这时日军露出凶狠的目光,用刺刀向大爷身上划去,鲜血顿时从数条裂口中流出,日军又残忍地向他刀口上撒盐,大爷咬紧牙关忍痛不招供。就在日军再次动刑时,一位新四军伤员从夹墙里挺身而出,大声说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日军用刺刀残酷地杀害了身负重伤的新四军战士,大爷也惨遭日军杀害。日军在村里形如野兽无恶不作,放火烧房子,奸淫妇女,连怀孕妇女和老太太都被强奸轮奸,然后用刺刀捅死或把人头按入水里活活淹死,几乎无人存活。村里的青壮年被日军抓到村外用机枪扫射杀害,老乡家中财物也被日军洗劫一空。

在日本侵华战争中,人们感受到了国破家亡的切肤之痛,对日本法西斯残忍暴行的痛恨,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抗,民众纷纷走上抗日救亡之路。

  三、日寇杀害了我的亲人

郭运才烈士是我的小叔子,运才和哥哥郭云山都是在鄂豫边桐柏山加入红军游击队,父母和大哥因此受牵连被日寇杀害了。运才先后在“老八团”、新四军第四支队和五支队八团任班长、副排长,193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参加革命队伍后,经历了艰难困苦的豫南红军游击战争,转战南北东进抗日,参加过巢县蒋家河口伏击战役、来安收复战役、定远自卫反击战役、半塔保卫战役等。

1940年5月27日,日伪军为摧毁皖东抗日根据地,三打来安城,对淮南新四军抗日根据地再次进行扫荡,出动2000余兵力,带有野炮2门、山炮4门、迫击炮数门、掷弹筒30余个、重机枪10挺、轻机枪10挺、汽车30余辆,敌人一到县城就筑工事架铁丝网。罗炳辉司令员指挥新四军第五支队火攻来安城,运才当时是八团二营九连副排长,他参加了突击队。5月28日午夜,五支队参加攻城部队隐蔽前进至城下,突击队潜入城内。29日凌晨,突然发起火攻,除部分伪军逃出城外,日军全部被歼灭。我的小叔子运才在这场“火攻来安城”战斗中英勇顽强,冲锋陷阵,在与日军拼杀中光荣牺牲,年仅23岁。

运才以他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视死如归的坚强意志,浴血奋战,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运才呀,你是党和人民的好儿子,我的好兄弟,我们永远敬重和怀念你!

          

郑英口述  郭晓梅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