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我随20军首长进驻上海市----新四军老战士的一段回忆

  • 时间:   2020-12-06      
  • 作者:   钱志铭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126

19471月(鲁南战役时),我以模范学员的称号毕业于华东野战军一纵教导团的,分配去炮兵团工兵连担任文化教员,连长贺化铨对我的帮助很大。记得在临沂南李家庄架桥过程中,我因工作积极主动,给予记小功一次。4月间,我被调任炮兵团政治处统计干事,每月去营连了解上报统计报表;每次战斗之后,我都得在第一时间完成统计上报,为此,我从不避枪林弹雨,经常穿梭于战壕之间,按时完成统计报表,总是第一个报送给组织部的周士标同志。

19486月间豫东战役前,我被调去炮团特务连任副指导员。19489月济南战役后我升任炮兵团特务连指导员,南下参加了整个淮海战役。

19493月我一纵改编为第三野战军第20军,组织部长淳杰带职来炮兵团考察干部时,我被选调去军部政治部给汤光恢主任当技术秘书。当时炮兵团有三个营(每营三个连),加特务连共有十个政治指导员,为何挑选我去军部工作呢?而且是组织部长亲自在炮兵团蹲点半月左挑右选的呢?对我来讲,当时我全然不知,只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党叫干啥就干啥”!临别时,全军正在泗水训练如何过江作战的紧张阶段,我与特务连的同志们也没有告别一声,只是炮兵团政委姚念同志找我谈了一次不到十分钟的话,教导我要积极、主动、耐心、刻苦地工作,勇于克服困难,尊敬领导、团结同志,有事儿多请示、多报告等等,必要时还可以找保卫部门的领导报告、联系。所以我到职不久,就去保卫部找老领导鲍自兴同志,他见到我十分高兴,说是他在我调任前,曾给组织上写过我的一份历史情况,经研究同意后,淳杰部长才去炮兵团进一步考察我的。可见组织上是十分慎重的。

我当秘书后不久,就随政治部机关过了长江,冒着滂沱大雨、忍饥耐寒,沿着宁杭公路日行百里,直赴杭州。53杭州就解放了,除七兵团留驻浙江外,我九兵团则挺进上海市郊,522,我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四面八方围攻上海市区,敌汤恩伯,见大势已去,指挥部队向吴淞收缩,准备从海上逃窜,谁知撤退的命令一下,兵败如山倒,出现了无可挽回的大逃亡、大崩溃。526夜,我军全部控制了苏州河以南地区,又迅速占领了河北的市区,敌汤恩伯逃去台湾,临逃时找了个替死鬼刘昌义,为淞沪警备副司令,拼命抵抗,不久,刘昌义率领四万官兵投降。527,上海全部解放。

我军进入上海市区后,在朦朦细雨中,战士们都抱枪睡在马路上,市民们送来的热水热饭,战士们都摇手婉言谢绝,严明的纪律赢得了各界人士的赞誉。后来,当我见到我上海的舅舅时,他就对我说:“看到你们解放军进城后,有这么严明的纪律,一点儿也不打扰老百姓,所有的战士就睡在马路上、雨蓬下,就凭这一点,我们都清楚地认识到:老蒋回不来了!

我是194952620军军部进驻上海市区的,随政治部汤光恢主任住进了永嘉路411号(原国民党的居正公馆内),豪华舒适的房舍,令人骤生“革命成功”之感。

但是,毛主席早就提醒我们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19493月,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就英明教导全体党员和军队各级领导干部:“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一定要做到“两个务必”: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燥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可是,当年的(1949年)815日,上海的《解放日报》就刊登了“玷污军誉,破坏纪律,欧震被判处死刑的消息。欧震当年才25岁呀,就干出了假公济私、强行霸占女人的勾当!是陈毅元帅签发的执行令。可见,我党、我军的反腐败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呀!

 

                  浙东分会  钱志铭

 

                    2017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