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我是一名幸存者

  • 时间:   2021-08-10      
  • 作者:   宋远帆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341

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女战士,得到了锻炼和考验。当时,我还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经过战火的磨炼,使我爱憎分明,懂得了人生的价值和理想。特别是生死考验,更使我感悟到一个幸存者的责任。烽火硝烟虽早已逝去,但那些惊心动魄、可歌可泣的情景仍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待命长白山

1950年11月中旬,我所在的二十军教导团留在中朝边境通化地区待命。我们女生大队住在通化南头道围子,这里是长白山腹地,冰天雪地,气温降到零下二三十度。房东大娘见到我们这些有说有笑的姑娘,非常热情地说:“你们这么年轻就离开父母来打美国鬼子,真了不起,这里天气太冷,你们南方人怎么受得了?”我们说:“大娘,我们是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吃点苦算不了什么,再苦也不怕。” 为不使我们挨冻,大娘把大炕让给我们睡,她和老伴及女儿3人挤在一个小炕上。我们每天早晨天没亮去爬山,进行适应性锻炼,回来时帽沿、眉毛都是一层白霜,脸冻得发紫。大娘见了心疼地说:“快进屋吧,看把你们冻成这个样子!”她还常常做了好吃的给我们送来。大娘总是像对亲闺女一样处处关心我们。

image.png

         1950年10月二十军教导团女生十一队在山东曲阜孔庙前留影

一个月后,学习结束,我们要被分配到各师,准备入朝参战。大娘知道后,非常着急。临走前一天晚上,她手里拿着许多小纸包对我们说:“你们明天要走了,我实在舍不得,但你们要上前线,怎么能留得住?只能表点心意,我这纸包里是‘参须’,是老伴上山采来的,这是长白山的特产,你们每人一包,可以泡着喝,暖身子,女孩吃更好,朝鲜比这里还冷,千万别冻坏了……”大娘边说边抽泣起来,我们也被感动得流下眼泪:“大娘,你这样关心体贴我们,好似亲妈,打完仗我们一定回来看你们。”

 image.png

                      1951年宋远帆、章洪珊在朝鲜与当地儿童合影

火线救伤员

入朝后,我分配到六十师政治部当文书。为粉碎美、伪军的进攻,1951年4月中旬,我军发起了第五次战役。六十师担任正面主攻任务,突破敌人防线后,进行纵深穿插迂回。我参加了一线包扎所工作,战斗打响后随部队前进。包扎所设在一个山沟的大石旁,我们在这里进行紧张的救护和转运工作。急救包用完了,我们就撕下自己的衣服当绷带,伤员饿了,就把自己背的干粮给他们吃,并在战场四处寻找敌人丢下的罐头、食品,还用敌人的钢盔烧水拌炒面。自己饥渴难忍就到山涧里喝一点带血色的脏水。我们一面不断

地动员安排轻伤员转移,一面把重伤员一个个抬上担架往后方运送。伤员们看到我们不怕疲劳,精心照顾他们,非常感激,临走时,总要道一声:“同志,你们辛苦了!”

伤员们不仅在战场上英勇杀敌,而且在负伤后也表现得很坚强。一个伤员手臂打断了,腿又受伤,要他坐担架,他婉言拒绝。说:“把担架留给不能走的重伤员。”他硬是一拐一拐地走下去。

闯过昭阳江

5月中旬,为消灭东线的李伪军,我军又发起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战斗。敌人沿昭阳江设防,六十师再次担任主攻任务。昭阳江200余米宽,水流湍急。在炮火掩护下,部队很快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阵地,我们包扎所也迅速跟进。来到江边,大家立刻下水往对岸奔去,水越来越深,当我走近江心时,湍急的江水冲得我站不住了,我不会游泳,心里发慌,但又想这是打仗,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死也要往前冲。一股激流把队伍冲散,我也被冲走,一连呛了几口水,就在这危急时刻,感到身后有人推我,接着伸过手来拽住了我,他尽力拉,我拼命划,一步一步走向南岸。这是一次死里逃生,对救助我的同志十分感激,但因急于追赶部队,也来不及问他的单位和姓名。当时我浑身是水,冷风吹来,冻得浑身发抖,经一夜急行军,热身体烘干了湿衣服。凌晨传来了部队打胜仗的消息,大家欣喜若狂,什么苦累都忘了。

战役结束后,回到政治部说起这件事,大家都为我捏了一把汗,还开玩笑说:“小文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悔不该当时没有问清这位救我的同志的单位和姓名,以后再也没有找到他,成了终身的遗憾。

痛失三战友

第五次战役后,一天我走在山边公路上,忽听有人叫我:“小文书!小文书!”我回头一看,是我们科里的张会计。他从车上下来,说有事刚从后方回来,问我去哪里。正说着,突然敌机来了。我们还来不及隐蔽,炸弹就掉下来了。一声巨响后,我被埋在土里,过了一阵后,我醒来,拨开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只见身边炸了一个大坑,张会计已倒在血泊中牺牲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我惊呆了,当他的遗体被抬走时,我才潸然泪下,心中燃起对美帝仇恨的烈火。

部队转入休整,一天晚上要去背粮,管理员说:“小文书,你背不动,就不要去了。”我说:“要吃饭就得背粮”,我执意要去。一路十几个人,有说有笑,到粮站装完粮食即往回走,通过封锁线时,管理员说:“大家注意,拉开距离,快点走。”他话音刚落,果然敌机来了,已来不及疏散,大家只好就地卧倒,只见火光一闪,我们的前后左右都落下炸弹。敌机飞走后,清点人数,发现保卫科干事已牺牲在血泊中,大家失声痛哭,悲愤至极。

1952年底,部队奉命回国。一次夜行军,要通过敌机重点封锁区阳德。我走在一个炊事员后面,他背着行军锅,走得慢些,我催他快走,经过一段急行军,当快要离开封锁区时,大家刚松了一口气,不料敌机又来了,一颗炸弹就落在我们身旁,我被炸懵了,以为这次可能在劫难逃,但还是幸运地醒过来了。只见炊事员仍背着行军锅伏地不起,见惨状大家怒不可遏,含泪抬走他的遗体。

亲眼看到3位战友,惨遭厄运,为国捐躯,长眠异国,我悲愤交集,遗恨绵绵。每当追思这些难忘的战友,心情都很不平静,但愿他们魂归故里,含笑九泉。

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作为一名志愿军女兵,一名幸存者,回忆往昔,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们一定要继承烈士遗志,不忘初心,努力奋斗,完成祖国的复兴大业。

 

浙东分会 宋远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