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怀念战友

  • 时间:   2021-12-20      
  • 作者:   钱志铭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45

今天是2017年的81,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回想起我一生中,对我影响、帮助最大的两位老战友,分列如下:

陆大明,上海南翔人。原名徐一民,参加革命后改名为陆大明。1940年就在当地参加抗日斗争,并于1941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敌伪顽疯狂扫荡,组织上决定分散回家荫蔽,待后听令集合。直到19459月新四军游击纵队北撤山东,路经他家乡时,他又重新跟随部队北上,19461月加入该纵队三旅教导营三队一班当副班长。他政治理论水平较高,我在他班里学习得益匪浅。班长韩炳炎,是个工家干部,资历老,召开班务会仅主持一下,接下来就是副班长陆大明讲话了,引导大家开阔思路,有条不紊地讲讲国际、国内形势,鼓舞大家安心努力学习、工作;19469月教导营已扩编为华野一纵教导团,他就调离去连队工作了。在沂蒙山区辗转南北,偶尔有一次在路上见过面,闲谈数语就又告别了。直到1949年上海解放后,我回家探亲获悉他在无锡双河尖发电厂搞支部工作,我特地去看望他一次,那时没有任何的食品招待,一杯白水甜甜蜜蜜地相聚,昔别之情,真比亲兄弟还亲,我回山东后每月都有书信来往,互祝平安。

我相信人山人海中是有“缘分”的。1954年春我去南京军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上告”汤光恢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我的案时,陆大明已调任南京市电业局人事科工作。我欣喜若狂地先到他家会见(他已结婚成家,女方秋娣是一位勤俭朴素的同乡人),他是我的兄长,真是一见如故、亲密无间。我不禁地向他诉说自己在“三反”时的案情先后经过,和拟去华东纪律上告等等。他立即告诫我:“要坚信共产党是讲真理的,邪恶终究要失败的”、“要沉着气,要注意身体,慢慢来,胜利是属于你的!”我十分感激他的教导。事真凑巧,1957年春我担任政治理论教员工作,组织上安排我去南京(解放军总政办的)政治师范学校学习哲学,我曾多次利用星期天休息日去会见老战友陆大明同志,心中十分畅快。

但遗憾的是那年是知识分子最不幸的年月,反右派运动开始伤害了多少有才学、是真话、办实事的好同志,运动过后中出现了“鸦雀无声”代替了“言论自由”,“歌功颂德”代替了“自我批评”。陆大明同志是个擅长言论自由者,在“反右派”斗争中,在电业局正科级干部会上被撤职下放到安徽芜湖的一个街道办事处工作。无独有偶,他儿子徐健在“哈工大”打成“右派”去大庆油田劳动改造,直到“文革”后落实政策,担任南京市电业局局长。

“文革”十年,由于彼此都遭遇非人的折磨,我们俩断绝了书信来往,改革开放邯郸由于年老体弱,虽通过几次信件,相互勉励,但他由于长期的思想受压抑,导致精神失常,乃至狂疯,于200212月病故,享年88岁。

 

陈文志,男,广东番禹人,19461月在山东泰安一纵三旅教导营三队学习时认识的,他曾因多次窜入伙房与炊事员吵闹,被点名批评和写黑板报刊登文章而闻名,有时还搞些文艺节目演出,是一位有文采的活跃分子。他和陆大明有密切往来,都有嗜酒之习,所以二人经常偷偷地去火车站桥洞底下喝点烧酒,吃几粒花生米。到6月初我军第一次解放泰安时,陆大明分配去一旅工作才告别,教导营开赴蒙阴李家寨子继续学习,直到19471月鲁南战役结束时我们才毕业分配各奔东西。我去炮兵团工兵连当文化教员,陈文志分配去一旅二团工作,直到全国解放、抗美援朝战争我俩都隔绝不知下落。19535月,我因遭汤光恢打击报复刚从军法处出狱不久,在济南二大马路的百货公司里突然遇见了周飞同志(教导队的老同学,曾是炮兵团运输连当指导员),时隔多年的老战友似“从天而降”的亲兄弟一样,滔滔不绝。其中他告诉我陈文志在山东医学院工作,环境、住房十分优越等等,所以我次日就去医学院看望了他们。果然他们住的是一幢洋式的两层楼房,室内全是木头地板,书房、卧室、客厅、餐厅、卫生间等应有尽有,门朝东南,约有100平米的宿舍。当时是很高级的待遇了,室外就是树林茂盛、花草遍地,花园式的洋楼,传说 是一百年前美国的传教士来创办的齐鲁医学院,解放后改为山东医学院。陈文志从部队置业来担任人事科科员,后升任副科长,在分配毕业生有相当的权威。1953年他们婚后已有一男儿(陈琪),我去时他爱人王萍刚生育不久,抱着儿子在喂奶。从此开始,我几乎每周星期日去他家走访、吃饭、交谈教导团别后以及抗美援朝时的情况,我则诉说一年另两个月被关入军法处的苦难生活和怎样被释放处理的结果,彼此互诉衷肠。

原来1949年解放上海时,陈文志当连队指导员驻在上海淞江的一家资本家宽畅的房子里,王萍当时才18岁,看到陈文志手持驳壳枪,又有传令兵跟随照料生活,十分威武,就开始产生爱慕之心,历时二、三个月,部队就调防北移参加军训,不久就秘密地经山东曲阜开赴东北中朝边境,1950年冬,陈文志同志随军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又调去文工团工作,王萍对陈文志的爱情就更趋加深,竟然独立自主地前往中朝边境的丹东去找寻陈文志,商议结婚事宜。当时部队干部的婚姻制度十分严格,有所谓的“385团”规定,即1938年前参加工作,有5年团级职务、没有违纪处分者,经政治部门审查合格方可结婚。王萍是资产阶级分子,不能成婚。陈文志为此曾大发脾气,要求转业退伍。最后经组织研究决定,安排他转业回山东分配工作,党内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陈文志有幸被安排到山东医学院人事科当科员,王萍安排在办公室工作,1957年“反右”斗争时,陈文志已升任科长,工作积极认真,主动摘编同志们写的意见书刊登墙报、黑板报,还写上“编者按语”。是“反右”斗争的积极分子,不料到1958年“反右派”斗争补课(或称后期)时,突然把陈文志同志打成“右派”分子,撤职下放劳动教养。当时陈文志同志患有胃溃疡疾病,王萍为此找比较友好的医生,商议决定以胃切除手术的办法躲避劳动教养,“反右派”斗争的高潮已经过去,陈文志手术很成功,康复后就安排在本院的动物园劳动,饲养兔、鼠、狗、鸡等试验动物,真巧,1959年、1960年生活困难时期,他可以用狗、兔、鸡等试验后的可吃的部分割下来,用以改善生活和饲养母鸡下蛋,这真是“祸兮福所依”呀,不仅逃避了去王村劳动教养的艰苦,还度过了“荒年”的生活困难。但“右派分子”的帽子直到1979年始平反昭雪,长达21年。一个有作为、有抱负的青年时代就此白白被葬送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右派”只能是听天由命了。真是人遭屈难、苦不堪言啊!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党中央及时“平反冤假错案”,陈文志同志有幸于1982年获得了“离休干部”的光荣称号,为安度晚年创造了优越条件,但由于长年的政治屈辱,精神上遭受极大的创作,加上嗜酒、吸烟、爱喝浓茶的习惯,导致胃部大出血,抢救无效,于20033月病故,享年75岁。

        

                     浙东分会   钱志铭

                     2017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