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天赐良缘》

  • 时间:   2021-12-20      
  • 作者:   钱志铭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54

1953年春,我在泰安的“山东军区干部疗养院”疗养期间,有幸认识了一同疗养的林生同志。他是山东掖县人,当时在德州市转业干部速成中学任副校长;他是因为工作过度劳累,经上级领导批准,前来疗养的。他很活跃,又多才多艺,会拉二胡、唱京剧,还爱跳舞;当时,能跳交际舞,可是十分时髦的事情。我呢,却正好相反,因为“三反”问题遭到直接领导的打击报复,被关押受审一年两个月的时间,导致精神错乱、委靡不振,待事情有了基本结论后,承蒙领导的安排,前来泰安疗养院疗养的。

我与林生同志住在同一个病区、同一个病房里,朝夕相处、互诉衷肠,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正义,并获得精神上极大的慰藉。是他劝导我“只有逐级上告,才能澄清事实;要坚信共产党是坚持真理的,你的问题终会得到正确解决。”从此,我每天除了治疗、扎针以外,就开始写上告的材料,但终无回复。

1953年冬秋之交,林生同志出院后,调去掖县县委人民武装部工作,我则在1954年春出院,调去华东转业干部训练二团(当时住在泰安)宣传处工作,后来又调去公安内卫二团(住张店)工作。从此,我们俩一直多年没有交往。

没有想到的是,5年之后,应该是19581月,我去济南开会回张店,我和林生同志居然在胶济线上的同一列火车上同一个车厢里偶然相遇了!他也是到济南开完会,乘车回掖县。我们俩真是一见如故,紧握着双手,却不知说什么是好……

坐定后,我得知他已任掖县人武部副政委(当时的政委都是县委书记兼任的),我也告诉他我现任公安内卫二团宣传股长,也是从济南开完会回单位去的。在交谈过程中,他问我有几个孩子了?我说:“孩子他妈还不知在哪里呢?”他惊诧的说:“是不是你选择的条件太高了呀?!”我说:“这是哪里的话?我现在这种情况,还敢讲什么条件呀?人家女方一听说我‘三反’、‘肃反’期间均被审查过,就都吓跑了”。林生同志听了我的情况,就脱口而出:“这事儿好办!我回去先帮你了解一位女同志的情况,然后再告诉你。”为时不久,火车到达张店后,我们就此依依分手了。

大约一个多星期后,林生同志来信,谈及掖县县委妇联有位年龄稍大的女同志,名叫李正惠,中共党员,工作积极,为人正直,尚未婚配……,并附照片和她的通信联系地址等。

我受之若惊,怎能有这样的巧事呢?!从此,我们俩就开始通信联系,每周一次。到第四次去信的时候,我就将自己的历史遭遇,特别是“三反”、“肃反”的情况,比较详细地告诉了她,以免今后“悔之不及”(因为当时女同志都不敢与我交往,我想如果互不信任,晚散不如早散)。

不料,她来信不仅十分同情我的境遇,还说我对她十分忠诚,是个老实人,是个好人,并准备找机会请假来张店看望我。

19583月他真的来张店看望我了,我送给她一张我着上尉军服的近照(还是比较英俊的),我们相互介绍了家人的情况,都感到很满意,第二天一早她就回去了。

当时那个年代,我们都忙于工作,谈情说爱的事都保持一定的秘密,而且有“羞”的感觉。我们俩只能继续一段书信交往。无独有偶,我们俩谈恋爱的情况,还是让我的团政委陈思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是林生告诉他的,他俩是1942年一同参加革命的老战友)。

5月的一天,陈政委在工作之余找我个别谈话,问我:林生同志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样了啊?我说:她是中共党员,1948年参加工作,政治上可靠。

陈政委说:你俩年龄都不小啦,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打报告,经组织批准后,就可以结婚了。

我将此写信告诉了正惠,她收信后再次来张店找我,我俩在一起照了一个照片,就算是订婚了。6月,我正式向组织递交了申请结婚的报告,经双方组织派员调查了解和公函传递,8月下旬正式批准我们结婚。

当时正赶上干部下放到连队当兵,我已被安排到连队当副指导员。陈思政委特意批准给我半个月的婚假,婚假后再下连队去,这确实是对给予我特殊的照顾,对此,我心存感激。所以后来,正惠也经常讲,我们俩的结合是双方政委的“天赐良缘”。

于是,我们俩商定于93协带批准结婚的介绍信,到潍坊汽车站集合。我从张店乘火车去,正惠从掖县乘汽车去潍坊,然后一起去潍坊市婚姻介绍所领取了《结婚证》。所以93,是我们俩结婚纪念日。从此,我们俩成为终身伴侣。

当天傍晚,我俩从潍坊乘火车抵达青岛,在江苏路一家旅馆食宿。在青岛旅游了两天,第三天即96,我俩又乘车去牟平沙河崖老家,看望正惠的母亲和亲属;三天后,我俩就回到正惠的工作单位(掖县县委妇联工作委员会),专门去林生政委那儿当面致谢!当时的妇联主任是陈芝英同志,她对我们俩的婚事表示了祝贺。5天后我就回原单位(张店)工作去了,仅在宣传处的范围内吃喜糖、喝点茶水,请政治处主任宋协新同志主持的。

当年10月初,领导派我去周村开办“政治经济学培训班”,由我主讲,约半个月左右,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就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我们的培训班也就停办了,我随之也转入“大办钢铁”的洪流中去了……。

婚后,我们相亲相爱,生有一女一儿,他们都成家立业,我们老两口相依为命度过了十年“文革”之难,又尽心尽力干了十年工作,直至1985年离休,安享晚年幸福的生活。不幸的是,近3-5年来,正惠身体多病,与201681病逝,享年90周岁,从此我失去了一个圆满的家庭,与正惠相伴走过了58个春秋!

回首往事,与我的老战友、老同事们相比,我已十分知足了!如今,我全靠儿女照料晚年生活,正在努力向“百岁老人”进军!

 

浙东分会  钱志铭

20179月于北京(时年9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