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er1
    • 新四军铁军
    • 己亥年轮播图
    • 建党节
    • <
    • >

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祭扫记

  • 时间:   2022-04-01      
  • 作者:   叶培建      
  • 来源: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     
  • 浏览人数:  1106

        快到清明节了,这是个祭奠先人、怀念先烈的日子,我不禁想起去年去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祭扫的往事。2021年4月2日,正值清明前夕,我和一个青年创作团队去浙江台州参加院士科普丛书首册发布会暨院士巡讲活动,这次活动上发布了我们创作的一本科普书,《征程》——人类探索太空的故事,得到很高的评价。2021年被评为国内全年40本最畅销书之一,荣获中国科协和广电总台的奖励。

我一直有个情结,如来台州,一定要到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祭扫一次。解放一江山岛的主攻部队是陆军20军60师178团又180团一个营,而我父亲朝鲜战场上和回国后分别在这两个团都战斗、工作过,许多参战人员我都熟悉和相处过。20军是新四军(一师、华野一纵)的主力,而60师很多老同志来自抗战时的浙东纵队。20军从52年下半年朝鲜回国后就驻扎在浙东沿海,解放一江山岛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他们身上。

上午十点半,我们在当地有关部门和人员的陪同下,一行先来到一江山岛登陆战纪念馆,参观了解放一江山岛战役的物品和历史资料陈列,观看了登陆战过程演示。在参观过程中,我不时向随行人员讲述这场战役的人物、时间、地点等相关历史细节,因为许多人和事都深深刻在我脑海中,所以有的细节甚至比讲解员讲述的更加清楚细致。随后,我们登上烈士陵园的203级台阶(一江山岛主峰203米),瞻仰了解放一江山岛战斗纪念碑,并向先烈们敬献了花圈,寄托哀思。这过程中,相遇几支不同单位的同志来此祭扫,进行党史教育,深感台州人民对这支部队的深情和怀念。随后在陵园中向长眠的烈士们致哀,为战斗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员吴副营长墓上敬献了菊花。陵园整理得非常干净、整齐,庄严、肃穆,在北京有次全国政协会上,遇到张爱萍将军之子张翔将军,他说:“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管理的很好,我去看了后感到很欣慰”,此言不虚。我看到高大的纪念碑上有当时浙江军区司令员林维先的题词,还给他的女儿,我的小学同学林无生打电话,告知她我在现场,也请她有机会来看看当年她爸爸指挥过战斗的地方。我上的小学是浙江军区办的杭州西湖小学,同学们大部分来自驻浙江的陆海空及警备区各部队,许多同学的父辈们都参加了一江山岛战役。

一江山岛战役是1955年1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陆、海、空军约1万兵力,对国民党军据守的浙江省东部一江山岛发起的进攻作战,由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统一指挥,是解放军到目前唯一一次陆、海、空三军的协同作战,也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次在白天发起的三军登陆作战。此次战役于1月18日上午8时发起,历时10个小时结束,共毙俘国民党军约1100人,击沉军舰3艘、击伤4艘,岛上守敌大部被歼,指挥官王生明被击毙,副指挥官王辅弼被俘。人民解放军共牺牲454人,最小的才18岁,平均25.5岁。至1月19日2时,岛上国民党军残部全部肃清。

针对一江山岛战役,毛主席专门批示:“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打得很好!我军首次联合作战是成功的。”

解放一江山岛之战,是我军第一次成功实施海陆空三军协同作战,初步取得了联合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对我军现代条件特别是信息化条件下组织实施联合登陆作战具有诸多启示,意义深远;从一江山岛战役起,解放军开始击破国民党残部在浙东沿海岛屿的防御体系,有力打击了美蒋签订的共同“协防”条约,迫使2万多国民党军在蒋经国亲自组织下自动从浙江沿海岛屿撤离,至此浙江沿海岛屿全部解放,人民得以安居乐业,并使蒋介石失去一个赖以进行海盗活动和部署进攻大陆的跳板,改变了台湾海峡的斗争形势。如果没有这次战斗,浙江沿海就有多个岛屿在别人手中,不要说是开放、成为经济大省、走向国际,就是沿海渔民出海打渔都不可能。所以说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此战意义深远!

参观与凭吊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些当时的照片和文字介绍,回想起了一些熟悉的父辈们:主攻团178团的副团长毛张苗叔叔,刚从朝鲜战场上回国的一级战斗英雄,又要上战场了!他穿着棉大衣,在前沿观察的照片成了一张“经典照”,我小时和他相处多年,与他的夫人刘晓竹阿姨及他的两个儿子都有很多交往;178团政委杨明德叔叔,他在一江山岛战役时做了大量的群众工作和部队政治思想动员,作战后就调北京了,我和他好像没有交集,但这些年与他的子女们有很多交往,特别是在参加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的活动中,他的儿子和女儿杨小峰和杨抗美都是骨干、中坚分子;战斗英雄王必和,我56年夏放假时还到他们连里去看他,按现在的话来说,做“英雄”的“粉丝”;爸爸当政治处主任时,处里的干事游慕贤,一个1953年从湖州师范毕业就参军的年轻人,一江山岛战役是他第一次上战场,作为当时部队的电影放映员,他带着小型发电机、扩音器、大喇叭、收音机和电线随攻击部队一起登岛,在第一时间播放国歌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播送的解放一江山岛的消息!还想起老朋友李颖、沈岸夫妇的父亲,时任副参谋长的钱吉叔叔(李颖是他女儿);时任作训股副股长的黄银贵叔叔;也想起了一批和我弟弟差不多年纪,比我小的同辈子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一江”,毛一江、平一江、孙一江等等,他们后来也都在20军当过兵,有的也上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

同行的年青同志们原来都没听说过我国在55年还打过这么激烈的三军联合作战,参观与祭扫后深受教育,他们们感慨道:“在展览馆听到有454名烈士牺牲时,已感到这数字惊人,但到了墓地,看到一排排,一座座墓碑时,顿感更加震撼!”。这些人都是在建国已有6年的和平生活后,于1955年春节前为国家的统一而献出了宝贵的年青生命。他们中有许多人打完解放战争,1950年又入朝作战,52年秋才回国;有的人刚谈恋爱,还未结婚就牺牲了;也有的新婚不久就又上了战场,他们为了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

回北京后,我把此行告知了胡士宏叔叔,他是原20军宣传处干事,后来北京解放军报社工作,记者兼作家,作品很多,写过张爱萍将军的传记,是一江山岛战役50周年时出版的《一江山岛之战》这本书的主编。他听了后很高兴,还夸我是20军的好后代,念念不忘父辈们的功绩和鲜血!


                      培 建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